x

注册新用户

发送验证码
立即注册
X

修改密码

发送验证码
修改密码

银杏

2019年12月16日 09:42:09 来源:黄山日报 作者:苏米

  车轮驰过,银杏叶飞舞,柳树叶飞舞,我跟着后面也一阵悸动。这是一个太阳明朗天空通透的冬季清晨。

  阳光压在落叶上,霜清透明。树木之间天真无邪。仿佛是一段光阴的片断或者是截取了一段光阴,暂寄这儿。来往的稀疏的人流便成了虚无。

  谁也没留意,我也是。

  早晨的空隙是容不得浪漫的小情调的,各自的岗位职责催促着,安顿生活才是一天的主题。一条路的升华在于路旁的树,在路中间看树,在树之间看路。童年时,不知道说出这些风景的言语。哥哥们落下我时,我就在路上蹦蹦跳跳,手摸着树干绕来转去。就那么一段不宽、两旁梧桐的小道。我挨个数过去,又挨个从另一边数过来。踢着石头过去,踢着石头过来。我用手抠树干上的树皮,在地上玩小石头,跟他们说话。妈妈喊我时,我说再见,我要回家啦。也有时,因为走得急,忘了说。但好多时候,我使劲地抱着树,不想走,好像再多呆一会他们就能开口说话,跟我道别。

  微风起,又是一阵银杏叶从枝头忽高忽低,飞离。树根是早看不见了,一些路面也渐隐身。层层叠叠的叶,浓淡相宜的黄。间密有序又漫不经心。黄若是穿在身上,肤白了跟着眉眼也俊俏起来。侧身而过的行人会多打量几眼,便觉着自己是天生丽质呢。披着银杏叶的路,也是。

  尽头环卫工推着车出现了,抓着扫帚走近。叶子从角落里出来,远远近近地聚拢,沉淀的杏黄被抱起。地面成块、成片露出原本的寡淡。最后几片散落的叶子全部进了四轮小车,一步一步随橘黄的身影远去,消失。街道清冽了,细密的凹凸、斑点坦荡地呈现。被掀去妆容的人,彻底冷静下来。风一吹,生活最初的状态原是明朗清透。我站在对面的柳树下,看着。阳光有了些重量,树的轮廓分明。叶子在这一天离开,银杏树在这一刻坚强。

  “一切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,它们冰一样地凝结,而有一天花一样地开放”。它们永远都在,在另一个时空,每天带着太阳呼唤我们醒来。


编辑:文潮